拾贰画

23 31
底线范丞丞陈立农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三天瘦十七斤有多么辛苦

我不知道他那三天有多累

我不知道他那么轻松地说出来就真的那么轻松吗

我不知道他有多爱这个舞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为别人着想不懂自私点

我不知道他凭什么受到这么多非议和不公平待遇

我不知道那些人有多么恶毒要去这么对待一个孩子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心理变态又恶心的人针对他

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爱他

我只希望欺负他的人都去死吧


你们

真丑恶

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


你的室友 | 丞/昊坤

我押sdr胜利!(不想被打脸呜呜呜


ZARATHUSTRA:

正文:




蔡徐坤觉得自己可能是整个寝室里唯一正常的人了。


 


如果忽略自己偶尔打游戏到深夜、把寝室原本配置的移动时候会发出“吱呀——吱呀——”声音的破凳子换成了豪华电竞椅、和太讲究不让人随便上自己的床这三条的话。


 


当然前两条现当代大学生很多都有这么做的,第三条也属于是因人而异,只要不影响到别人,就无伤大雅。


 


但他的室友就不这样了。


 


蔡徐坤和黄明昊从高中开始就一个寝室,坐一张桌子。


 


黄明昊那脑子简直化腐朽为神奇,高三时候老师从不点他的名,爱怎么耍怎么耍,清北交复稳得不行。


 


也不知那厮到底是哪根脑筋搭错了,高考志愿非得比着自己填,硬是要求和自己继续念一个大学、同一专业,于是两人一起进了这所也还算不错的省级985。


 


三年虽然过得隐忍,但好兄弟将来还能一起,蔡徐坤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期许,千万千万不要和黄明昊一个寝室了。


 


住同一个楼偶尔相互打个照面周末聚一聚就足够了,好兄弟嘛,不需要像女孩子一样黏黏腻腻的,整天同进同出叫个什么事儿。


 


再别说黄明昊那些糟糕的个人做派了。……


 


于是当得知自己又很“幸运”的和人分配到了一个寝室的时候,你坤哥脸上的表情简直就要绷不住了。


 


上天一定在惩罚我。——反正蔡徐坤是这么以为的。


 


何处此言呢?


 


你见过会穿着溜冰鞋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人吗?


 


四个轮子成一排的那种?然后被年级组长呵斥着把鞋子换回来,大家都在周围看着,你尴尬地站在旁边,他还抓着你的肩膀不放?


 


你见过走路非常不稳,除了楼梯上摔倒滑下去之外,还会走着走着就不见了的人吗?


 


你一回头,发现人两只手撑在没有关好的窨井盖上,努力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露出小白牙对着自己笑,“嘿嘿,没事没事,小意外。”


 


一到大课间下课就风一样跑出去到小卖部买烤肠,回来吃的到处都是,日日如此,还把牛奶薯片什么的都塞进自己桌肚里,油腻的嘴唇翕动,对自己说着:“坤坤吃,学习辛苦别累着噢。”


 


就好像这些东西不要钱。


 


……


 


不爱洗袜子也就算了,冬天有时候连澡也不洗,美名其曰两天洗一次保护自己身上的皮肤和细胞,从来不会把作业拖到晚自习之后,下了晚自习就躺上床发出震天巨响。


 


蔡徐坤就这样在火车轨道边生活了三年。


 


甚至难以忍受这位爷的时候还要摒住呼吸不情不愿地帮人洗袜子。


 


不过平心而论,黄明昊对自己还是很好的。


 


虽然长得跟自己差不多高,稍微高一点点,也没比自己重几斤,但黄明昊就是个能打的货。


 


高一的时候有次蔡徐坤因为兄弟仗义和隔壁班朋友一起卷进一场群殴事件,想着绝不能丢人,在校外脱了外套就冲进了人群。


 


黄明昊放着学就没看见他的sweet heart坤,跟人问了才知道今天他最爱的同桌大人并没有等自己,而是激动地打群架去了。


 


于是温州人到场的时候就是一群人混乱交战的场面,迅速捕捉熟悉的身影,正巧有人要对他的甜心小同桌动手,上去就是给人一顿削。


 


然后就抓了蔡徐坤出来,狠声勒令人从今以后不许自己出去打架。


 


“你就这么个小身板你还要帮别人?帮帮帮,帮什么帮,你受伤了你妈还得怪我,赶紧回家走了。”


 


俩家是世交,关系可好,所以才给儿子送到一个班里念书,两人关系亲近相互很了解,但那却是蔡徐坤第一次知道黄明昊曾经学过空手道。


 


从那之后蔡徐坤就小心翼翼,日子过的仿佛如在夹缝中生存,不遇到原则问题坚决不和黄明昊产生矛盾。


 


那没办法,他同桌会空手道的,万一凶起来给自己揍一顿怎么办?


 


你坤哥学习不算一流,但总是认认真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本本分分做题,余光看到自己的黄明昊同桌正跟侧面几个小兄弟插科打诨,嚼着嘴里口香糖吐出一个巨大的泡泡。


 


“浮夸。”


 


你坤哥在心里默默嘀咕。


 


“赶紧写题,别老看你老公!”感受到蔡徐坤看过来的目光,黄明昊吊儿郎当地伸手点点人眼前的五三叫人把视线放在功课上。


 


谁要你管那么多了?


 


一天天不正经的不知道在说些啥!


 


蔡徐坤气得转头不理人,继续算自己的题目。


 


黄明昊有时候脾气暴躁,说话也是个直肠子。但相处三年两人还真的从来没动过手,猛烈的温州人打遍天下无敌手,却从来不碰蔡徐坤一根毫毛。


 


最最生气就是瞪着眼睛冷战,有几次蔡徐坤都感觉对方手要上来了,黄明昊竟也忍下了脾气,招呼几个兄弟打球去了。


 


所以那种担心被人打的顾虑实际上还是很多余的,班里没人不知道那个温州祖籍的对那个浙江出生的保护的要命,要啥给啥,还不让别人欺负。


 


再说起讲题。


 


黄明昊最不稀罕的就是讲题,那高考难度的数理化对他来说实在不是事儿,而且有慧根的人往往也不稀搭老师那一套模板和基础算法,题干看两眼心里就能有数。


 


因此如果你遇到一道绝世难题,全班人除了这位爷之外都解不出来的那种,你也不要去问黄明昊,不然你保准会碰一鼻子灰。


 


但蔡徐坤可以。


 


那位自称他老公的虽然每天有的没的戏很多,但是如果同桌大人对着一道题目看了太久也没有办法,他老公就会皱着眉头拿来作业本,花点时间思考怎么样能让正常人的脑袋接受这道题的解法,然后娓娓道来。


 


一遍又一遍。


 


鉴于这种极度的差别对待,蔡徐坤默默接受了黄明昊生活中的那些恶习,并和人一起上下学、上下床。


 


如果黄明昊把自己洗的非常干净,并且天气很冷,嚷嚷着要跟人挤一个床的话。


 


蔡徐坤偶尔会同意黄明昊光临他的床铺。


 


偶尔。


 


——前提是要洗得非常干净。


 


反正他唯一一次撩开黄明昊的床帘发现对方枕头边上有袜子,脚底下踩着脏裤子,床单上有很多餐巾纸,并且书本游戏机零落,从此以后蔡徐坤就再也没有靠近过这位爷的床铺。


 


天才都是寂寞的。——对于蔡徐坤不肯靠近自己的床铺,黄明昊是这样自我安慰的。


 


吵闹着就过了三年,黄明昊凭借比学校最低录取分数线高50多分的好成绩和蔡徐坤一齐进入了数字媒体专业。


 


然后就遇见了另外两外异常的室友,范丞丞和尤长靖。


 


黄明昊要是知道在他甜心坤的眼中自己和范丞丞尤长靖同属于另类范畴,一定会气到跳起,愁到秃掉。


 


长靖是一个爱化妆的男孩儿。


 


活得精致,往往都是早晨他们几个还在睡梦中,对面床就发出摧枯拉朽的“吱剌——吱剌——”的声音。


 


——尤小胖要起床易容了。


 


通常蔡徐坤七点左右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白胖白胖的团子,眨巴着眼睛和自己说早上好。


 


尤长靖还有一堆小姐妹,每天花蝴蝶似的游弋于校里校外,偶尔穿个小裙子别人还以为真都是一群好闺蜜,掩人耳目。


 


也是因此他在寝室里待的时间并不多。


 


不过小胖性格很好,很好相处,起得早轻手轻脚也不会打扰大家,所以虽然奇怪,但也可爱。


 


比起来,范丞丞也很奇怪,而且不可爱。


 


你知道那种计算机大拿吗?


 


初高中时代班里往往有那么一两个特别擅长物理或者什么学科的科学怪人,恐惧女孩、不爱讲话、智商极高且不合群。


 


蔡徐坤第一次看见坐在桌前对着计算机敲敲打打的范丞丞就直接给人贴上了那科学魔人的标签。


 


范丞丞是个技术控,比起他们几个刚进大学的小鸡崽,人家超群的计算机技能早就被社会选中,很多空余的时间都用来给企业做单子,那后期参数在他修长灵活的手指下啪啪啪就被贴了上去,屏幕上能快速的翻起花来。


 


所以范丞丞很有钱。


 


和他们的家里有钱不一样,人家是靠自己的。身上的衣服走的低奢路线,仔细一查也都是四位数上跑,并且从人的教养和气质中也能洞见到家世的不凡。


 


当然钱你坤哥是不在乎的,但技术,他羡慕。TT


 


每当蔡徐坤偷偷观察人搞这些看直了眼,就会换来黄明昊不赞同的眼神。


 


“这有什么厉害的?过来我教你!”温州人大放厥词,拉着蔡徐坤的胳膊就把人往自己身边拉。


 


你坤哥又不是不知道黄明昊有多差。


 


技术黄明昊是没问题的,甚至卓越。就是遇上这个吃思路和审美的,哪怕是一模一样的步骤做下来,黄明昊的成品也一定是他们整个寝室最难看的。


 


就好像一坨垃圾糊在了电脑屏幕上,不忍直视。


 


“我才不要你教,我又不是不会,你好差的。”蔡徐坤拒绝黄明昊扑出来的满腔热情,蹬蹬瞪踩着梯子上床看视频去了。


 


过了半晌还伸出个脑袋看着对面床坐在底下还对着电脑工作的范丞丞,屏幕上画面的色彩处理真是为人称赞。


 


蔡徐坤看着入迷,范丞丞感觉到背后直白的目光转过身来刚好和人对视,看了眼旁边正戴着耳机纵情打游戏的黄明昊,动了动嘴,“我教你?”


 


被抓包的蔡徐坤翻了个身就猫到靠墙那一边不说话了。


 


艾玛,偷看偶像做特效被人抓个正着,有点小尴尬内。


 


除了学术上优秀的奇怪,范丞丞的生活也很奇怪,是那种很有条理的,甚至比蔡徐坤更爱干净,有违同类男大学生普遍“脏、乱、差”的寝室风格。


 


桌上的东西都各自有序,起床之后竟然还会叠被子。


 


经过短暂地观察,蔡徐坤还发现范丞丞早晨容易低血糖,因而范丞丞早课选的很少,通常都是八点半左右才堪堪从床上起来,出去散散步看点报刊杂志什么的,晚些才会开始正式的学习工作。


 


黄明昊和范丞丞两人一直就不太对付,前者对蔡徐坤各种社交平台的用户名密码都搞得清清楚楚,要求蔡徐坤必须和他选一样的课。


 


两人之间莫名敌意,但却没有波及自己,偶尔有时候蔡徐坤凌晨赶作业感到脑仁疼的时候,也会听到“叮咚——”一声,坐在背后的范丞丞把做好的东西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


 


有大神庇护的感觉真好~


 


崇拜。


 


相比之下,如果说蔡徐坤对他那个倒霉兄弟黄明昊的认知是一分责任两分怜悯七分厌恶的话,对范丞丞就是一分尊敬九分崇拜。


 


所以偶尔趁着黄明昊不在的时候,他也会搬个小凳子坐到人边上,听人给自己提点几句。


 


范丞丞讲话声音还挺好听的,不去做个播音真是可惜了。


 


讲话条理也很清晰,娓娓道来让人易于接受,没有更冗余的言语,把最精准的东西都告诉自己。


 


蔡徐坤就这样汲取了很多范丞丞的知识,跟着大神渐渐升段位。


 


也因为这种特殊照顾而有点飘,反正东西做不出来最后人家都会拯救自己,懒的时候就不努力,躺在床上睡大觉。


 


然后就有了下午没去上课翻一个身看见范丞丞站在床下堪堪露出一个头的惊悚场面。


 


“专业课为什么不去?”声音冷冷的,吓得蔡徐坤一秒钟困意全无。


 


选课制度导致大家的课表都不一样,范丞丞的专业课不在这个时间段,刚巧办完事情从外面回来,把人抓个正着。


 


……


 


怎么办?这时候应该像对付宿管阿姨一样装病吗?


 


蔡徐坤对上范丞丞犀利的眼神,感觉可行性不太高,人家聪明着呢。


 


“你不是会教我的吗……”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不确定,蔡徐坤试探地看着站在地上看着自己的计算机优秀学员。


 


……


 


好吧。


 


范丞丞不得不承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是暗喜的。


 


“你不去老师点名点着你咋办嗯?专业课还是去吧……”好言好语劝人,不知怎么的蔡徐坤竟能从话中听出不容忤逆来。


 


感到鸭力。


 


那之后小蔡同学就还是背着自己的小包准时去上自己的专业课,反正有范丞丞盯着躺在寝室里也不自在,还是学习吧。


 


范丞丞就教他技术,理念构思。太阳好的时候他俩一起去楼下散散,蔡徐坤也渐渐见识到了范丞丞的人脉圈。


 


好多都是学校里的牛人,还有一些社会上同行精英,真的优秀。


 


不过对方却不像那些人一样难以亲近,有时候蔡徐坤睡晚了下床就能看见人给自己带的早餐,打水什么也不用自理了。


 


人家虽然话少,但是真的对自己很好,所以蔡徐坤下意识也把范丞丞当成自己的哥们儿。


 


近来黄明昊没水顺便给蔡徐坤打水的时候发现人热水瓶里的水几乎永远是满满当当的,心里觉得很奇怪。


 


——直到一次在热水间偶遇提着那两只颜色熟悉的水壶的范丞丞。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硝烟便开始弥漫。


 


其实院里喜欢黄明昊的人可多了。


 


虽然这温州人在寝室里一天天乱七八糟花花绿绿的,但小姑娘们可并不知道黄明昊曾经在公交车上因为司机一个急刹车从车尾直冲到第一排的窘态。


 


黄明昊光光是那一张脸,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眼球了。


 


再加上性格也好,是那种爱恨分明,而且很正直,跟谁都能聊上几句的人,挺喜欢笑,很照顾女孩子,衣品也还行,进了大学开始捯饬自己的发型和搭配,所以更是小迷妹一大堆。


 


这种吸引女孩体质蔡徐坤都已经习惯了。


 


高中时候他俩就收到一些小情书,黄明昊往往把属于蔡徐坤的那些拦截,生气地扔进垃圾桶,然后自己美滋滋地翻看大家对自己的爱意,当然只是自己给自己堆积自信,从来没有答应过别人。


 


也好,谈个恋爱就别老黏着自己。


 


蔡徐坤想着心里还有一点点吃味……


 


“坤坤宝贝今天晚上有几个靓妹找我一起去聚会你去不去?”


 


又一次接到美女邀请的黄明昊站在衣柜前选着衣服,语气浮夸地对着坐在旁边码论文的蔡徐坤问。


 


平常这时候两人多半吃个晚饭就一起出去打篮球了,然而今天红人黄明昊似乎心思全都扑在了云云狗狗上,把运动计划抛到了天外。


 


“自己去。”坐在桌前的人冷冷地道。


 


“去玩一下啊~难得出去认识认识朋友不是挺好的吗?”黄明昊还在劝,走近蔡徐坤看看人屏幕上的内容,“老学习人要变傻的。”上手捏捏甜心的腰。


 


“你自己去~!!!”被烦着的蔡徐坤声音高了几个度,本来心里就不是那么开心,还一直重复一直重复,黄明昊这是在刀尖上行走,“我不爱去那种地方!!!”


 


聚会还能是什么好地方?


 


温州人就突然不说话了。


 


蔡徐坤还以为黄明昊已经打扮打扮走了,心里默默愤不平,过了几分钟抬起头,发现人还跟大傻子似的搁那杵着。


 


“我不去了……”大傻子迎上来讨好自己。


 


“去食堂吃饭然后去打球好吗,你不去我自己出去也没意思。”


 


蔡徐坤点点头,一下子感觉呼吸都顺畅了很多。


 


他浑然不知虽然黄明昊身边朋友成群,心尖尖上的人一直只有那么一个。


 


不过最近他明显感受到了寝室的氛围比先前更加僵硬。


 


他们的尤胖儿好像是谈恋爱了,在寝室住的时间越来越少,有的时候担心发个消息,人家只说“放心,我没事啦。”


 


黄明昊还是一如既往,对自己很殷勤,要啥有啥,只是有时候一起去上课,蔡徐坤侧头发现人家坐在自己旁边,偷偷地在不高兴。


 


不明所以,你坤哥偷偷观察了自己兄弟几天,于是发现了他和范丞丞之间那莫名的火花。


 


人寝室是独立卫浴的,晚上蔡徐坤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


 


范丞丞正要接着进浴室,结果被黄明昊像风一样的截胡了,“我要挨着坤坤洗!”


 


前者表示不想为这种小事计较,把浴室让给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温州人。


 


这天趁着黄明昊不在的时候蔡徐坤一如既往地搬个小凳子往范丞丞边上落座开个小灶,就遇上黄明昊跟捉奸现场似的匆匆冲进来。


 


皱个眉头满脸写着不高兴,椅子往范丞丞另一边一放然后坐下,直勾勾地看着蔡徐坤的脸,似乎在控诉对方的朝三暮四。


 


……


 


温州人不傻。


 


准媳妇对人家有好感了,喜欢了,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今天好冷,我今晚要跟你睡。”


 


黄明昊说这话的时候旁边擦头发的范丞丞动作一顿,不知为何蔡徐坤下意识地看了眼范丞丞,开口道,“我给你空调打高一点?”


 


……


 


黄明昊从来没那么生气,拽着蔡徐坤胳膊就往寝室外面拖,还不忘给人拎上一件厚外套。


 


一直带到寝室外面的小树林里。


 


你坤哥顺从地穿上外套,感到隐隐的不安。


 


“蔡徐坤你对得起我吗蔡徐坤你自己说。”


 


抛开那浑厚而中气十足的语音语调,黄明昊说的话真的就像一个怨妇。


 


……前者抬头看看夜色中的美男子,不明白黄明昊何出此言。


 


“你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吗?”温州人看着笨笨的湖南人要晕倒了。


 


感情你真觉得这么多年我跟你打造优质美男之间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呢?上刀山下油锅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


 


……


 


“你生什么气?”黑夜中的眼睛也是亮亮的,但是傻傻的。


 


这老婆看来是等不开窍了。


 


黄明昊想着寝室里还有个比自己会做特效还随时准备挖墙角的心里就抽抽着难受,这可是他精心呵护了四年的大白菜。


 


他必须先给自己安排上。


 


绵软的触感轻轻地落在嘴唇上,就连冬夜的风也一下子变得很轻柔,热热的。




果真是他的小甜。


 


蔡徐坤还没反应过来,想逃避的时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他认准了这么几年的同桌室友兼兄弟就这样夺走了自己的清白,并且好死不死胳膊还紧紧地搂着自己腰。


 


额。


 


他现在应该生气吗?……?……?


 


生理上不太讨厌,心里也不太讨厌,想起楼上还等着自己的范丞丞心里不知怎么还有点罪恶感。


 


所以他应该怎么反应会比较得体? 


 


温州人看着眼前脑袋当机的蔡徐坤,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帮人把帽子罩上,想着先给人一点思考的时间。


 


——别到时候给冻傻了。


 


 






——


后续:




点我直通你的室友后续